关于耶律宗政“悲情”的解读

发布时间 2019-09-11

  人的内心世界有一些东西是只属于自己的,不愿意拿出来与人分享,或不想让后人知道,比如辽代魏国大王耶律宗政的“悲情”。然而,人的情愫冰封再久,也是一座活的火山,当它被一种博大的气势所震撼后,就会喷薄而出。耶律宗政那尘封千年的“悲情”,正是从他和秦晋国妃的墓志出土并被公布后,开始被世人知晓。

  耶律宗政是辽国兵马大元帅、秦晋国王耶律隆庆的儿子,辽圣宗耶律隆绪的侄子,历任御使大夫、大内惕隐、枢密使、四十万军南大王、武定军节度使、上京留守等官职,册封魏国王。他出生于公元1002年,去世于公元1062年,享年六十岁。他的墓位于辽宁省北镇市富屯乡龙岗子辽乾陵,一肖中特期期公开,是他与秦晋国妃的合葬墓,1970年6月被发现。墓早期遭到金兵破坏,随葬物品基本被盗掘一空,所幸两盒墓志保存完好,一盒为《故魏国大王墓志铭记》,另一盒为《秦晋国妃墓志铭》。《辽史》对耶律宗政着笔寥寥,而《故魏国大王墓志铭记》则比较详尽地记载了他的生平事迹。

  正是那拂去尘埃的两盒墓志,开启并揭开了耶律宗政沉睡千年的“悲情”往事,从而使那份“悲情”,没有永久地驻留在他内心和记忆深处。

  《故魏国大王墓志铭记》载:“先是,圣宗皇帝藩戚间,逼王娶妃。王性介特,辞以违卜,不即奉诏。自是不复请婚,以至无子。”耶律宗政的父亲秦晋国王死后,圣宗皇帝逼他娶继母秦晋国妃,宗政以“违卜”为由不奉诏。

  辽王朝建立之后,一些氏族社会时期的原始婚俗依然被保留下来,其中最主要是流行收继婚制:丈夫死后,其妻由家族内的晚辈继娶之,如儿子续娶后母为妻,侄子续娶寡婶为妻等等。这种接续婚是最受汉人非议的一种婚姻形态。随着汉化程度的加深,文明程度的提高,有的契丹人也开始不愿意接受这种习俗。宋朝书籍《虏廷记实》中说:“虏人风俗,娶妇于家,而其父身死,不令妇归宗,则兄弟侄皆得以聘之,有妻其继母者,与犬豕无异。汉儿则不然,知其非法也。”耶律宗政正是因为受汉文化的影响较深,不肯娶继母为妻,认为此事不符伦理纲常,从而违背圣命,并为此付出了一生未娶的代价。

  其实圣宗皇帝逼耶律宗政娶继母也是有根据的,一来契丹民族通行接续婚制,让他续娶继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;二来继母秦晋国妃的年龄与他相仿,那一年宗政14岁,继母国妃16岁,当时可谓正值婚嫁年龄;三来秦晋国妃是圣宗皇帝姐姐的女儿,外甥女守寡皇上不能不管,而宗政又是皇上弟弟的儿子,均为皇亲贵胄,由皇帝实行赐婚不但符合礼法也是至高无上的荣耀。但是,偏赶上耶律宗政“性介特”,“介特”就是独特、孤独的意思。耶律宗政的性格一定是个性十足且十分倔强的,身在王侯之家的他,是应深知“皇命难违”这个道理的,否则不会不分轻重地拒绝皇帝的赐婚。我想,在当时,他一定是非常纠结的,并且一定与皇帝有过一番唇枪舌箭般的争执,否则,不会闹到最后冒犯天威、“不复请婚”,以致终身未娶的田地。

  《故魏国大王墓志铭记》载:“虽有周公之德,而无伯禽之嗣。惜哉!”。墓志对耶律宗政的人品、能力和功业极尽褒誉之词,甚至把他的德行比作周公。

  墓志说他颜容性情“岐嶷凝姿,温文秉性,禀棣华之异质,分桐叶之余辉。怀德惟宁,为善最乐”;说他的能力“军政戒之而后备,农事劝之而后修,周稔之间,其化大治”,“有匡内制外之功”;说他的功业“历事三朝,棣逾四纪。夹辅尽股肱之力,纠合隆骨肉之恩”;说他的为人为官之道“吏畏如神明,民爱如父母”,“居宗戚之先,处人臣之极,入握枢权也,不以赏罚私于己;出临戎政也,不以威爱纵于心”,“戚里推其孝悌,部下仰其宽仁”;说他的官职“庙堂升六相之前,公室冠七王之上”。

  如此一个德才兼备、功勋卓著、高官显位的国家肱股之臣,一个头顶光环、满身荣耀的优秀男人,却终生未能娶妻,以致没能留下一儿半女继承他的财产,发扬他的功业,着实令人唏嘘喈叹不已。

  耶律宗政去世后7年,他的墓室被打开,葬进一个女人,也就是他曾经拒不奉诏迎娶的继母秦晋国妃。《秦晋国妃墓志铭》载:“有诏……开魏国王玄堂而合附焉”。尽管当年他是如此决绝,甚至为此付出了终生未娶的代价,但是,当他和继母都死后,皇帝还是下诏书,将他们以夫妻名义合葬,结成风俗所称的“鬼婚”。

  万万不可低估这宗鬼婚的意义。它象征着皇权至上和圣命难违,反映了皇族找回脸面、后族不失身份的心态。活着时你可“不奉诏”,死后也要将你们埋在一起!

  魏国大王一生不婚,死后却硬被配成“鬼婚”,并且与之婚配的还是当年他决意拒绝之人,这是何等的不幸和无奈,悲之叹之,令人噤若寒蝉。

  耶律宗政死后,皇帝辍朝五日,给予了高规格的葬礼。辽代实行厚葬,国家有规定,贵族官吏死后,国家均按等级置办陪葬品和用具。根据历次辽贵族墓葬出土研究证明,辽代的厚葬习俗一直延续,即便在国力衰退的晚期,贵族大墓的规格仍档次很高,陪葬品繁多,多数都有金银假面、金缕衣、珠宝玉器和生前的高档生活器具,且一般皆有豪华棺椁及大型墓志石。由此,不难想象,耶律宗政的墓室当年是一番何等的金碧辉煌、琳琅满目景象!

  耶律宗政的墓是在金兵攻陷地处今天北镇的显、乾二州后被毁坏的。《文献通考》载:“金人破上京,凡祖、怀、庆州,乾、显州境内木叶山,辽国上世冢茔所在,皆焚劫发掘无遗”。墓室破坏严重,随葬物品基本被洗劫一空,满目苍凉。后来在考古清理时,仅发现残留的铜镜一面、金手镯一只还有一些残破瓷器。然而幸运的是,墓中两盒墓志保存完好。考古发现,金代被盗辽墓很多墓志石都被金人掘出抛弃或砸毁,以求泻恨。但耶律宗政墓中的两盒墓志保存完好,或许是冥冥自有天佑,真是让人悲喜交加。

  《故魏国大王墓志铭记》的撰写者翰林学士王寔,或许是魏国大王的知己,可能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魏国大王,没有人比他更懂耶律宗政的“悲情”。他有意完整而全面地描绘了耶律宗政的“悲情”一生,有意着墨在亿万斯年后,一旦陵谷变迁,让后来人能够通过墓志了解魏国大王的“悲情”和辉煌人生历程。

  感悟耶律宗政的人生,似乎有一种东西,一生都在燃烧着他的情绪,这种东西就叫“悲情”。仿佛一只苍鹰,夕阳中在空旷无边的山谷上飞翔,周边寂静,空气都似乎静止。它没有伴侣,没有爱情,没有儿女,天地间不知道哪里是它的眷恋……


白小姐透特| 六合开奖现场直播| 今晚六彩现场开奖结果| www.52333.com| 蓝月亮主论坛| 王中王| www.444934.com| 9542现场报码挂牌| 香港天将图库| 平码一肖一码| 5555234挂牌香港铁算盘| www-22809.com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