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见熟悉的冰盖跟蓝天 记忆被唤醒

发布时间 2018-12-26

内陆队开会,判断后续多少天的任务。今年泰山站建站物资特别多,为了充分利用人力物力,提高效率,明后天我们要先送一批物质往内陆走一段。

编者按:往内陆深处进发。过往的很多记忆开始缓缓被唤醒。冰盖蓝天是最熟悉的景观,还有卡特车的驾驶舱。快年底了,D2M踢球的兄弟们又该开年会了。大家来自五湖四海,职业多样,年事也从90后到60后都有,都是为了“快乐足球”走到一起来的。球队的创建者之一龙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90后,一起来看看吧。

内陆队全军队员以及参加海冰卸货的车辆经由测验后,都上冰盖了,包括思宇等昨天下船的最后几名队友,他倒还没有晒黑,不过估计坚持不了几天了。

2018.12.12

午饭后,孙领队带领小魏和韩彦佶他们到冰盖出发地,要去看一下从另外一个海冰方向上冰盖的路线,那里不类似俄罗斯大坡的妨碍。之后,老崔随他们一起乘直升机返回了雪龙船。大家互祝保险,但不依依惜别的觉得,老崔在南极时间太长了,该回家了。

2018.12.13-12.14

冰盖看上去很平缓,但车压上去,雪下面有硬有软,走起来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;有些雪面又很硬,所以一路特别颠,速度也就每小时10多少公里。

午饭后12点半,咱们往内陆深处进发。过往的很多记忆开端匆匆被唤醒。冰盖蓝天是最熟习的景观,还有卡特车的驾驶舱。里面比较挤,四处都是玻璃,大太阳之下就是一个温室,特殊热。车辆明显经过改进了,在门跟副驾那边加了一个小窗户,但仍然不够,还经常要把门打开一下,让冷风进来。姜鹏用帮扎带做了一个小机构,让开门关门非常便捷。室外气温零下,室内可能有20多度,所以我在里面脱了企鹅服上身,穿短袖,但姜鹏在副驾还不敢脱企鹅服。

图注:硬雪地,踩上去几乎不留脚印

我们连续装撬,已经很熟练了。

王焘在极地中心工作,是小魏的手下,也是机械师诞生,西北汉子。已经去过四次内陆一次越冬。他个子很高,脸型轮廓显明、硬朗,绝对的高和帅,完全能够靠脸吃饭的。加上他的工作和经历,可能彻底秒杀各种网红。他也是那种既有才干又愿意干活的内陆人,眼里有活儿切实是情商的体现。这次本来应该他是队长的,但这事儿说来话太长了。

上午咱们把装好的雪橇连在一起,准备送物资。昆仑副队长王焘带队,5辆车10个人。我跟姜鹏开一个卡特车。

图注:近处红色的是卡特车头